“性阿,到时候请几位同仁见证下。”老张随口说道,只是心里捏了把汗,虽说都是学徒,但老刘带的学徒小郭已经入门一年多了,而王南才来几个月,不论是见识还是眼力都要胜王南一筹,这斗眼力的事输赢十之**可预见。

    然而人活争口气,张叔和老刘斗了半世,这会老刘下了战书,张叔哪能避而不谈,要真是这样,不是说怕了他老刘吗?

    在羊城古玩圈子里,老刘的地位一直弱老张半步,个把月前听说老张收了个学徒,就琢磨着憋着坏想让老张难看,没想到今儿赶巧了,就把这茬说了一下,果真老张中了自己的下怀,这回老刘正偷着乐。

    张叔喝老刘寒暄了两句没再说话,王南也没搭理老刘带的学徒小郭。

    没多一会儿,拍卖行宴请的宾客都到场了,十点一刻准时竞拍。

    王南是第一次来拍卖会这种地方,全过程他都只是看客,没多大感觉,只见前后左右的竞拍贵宾瞪红眼不停的加价,不处王南所料,此番拍卖的物件里面就有尼玛大叔带来的水烟袋和鼻烟壶,只不过这两件物件并不是单开拍的,而是以组合的形式拍的,拍的效果出乎意料的好,拍出了一百五十万的高价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张叔、刘掌眼,还有其他掌眼师父都没说一句话,就这样默默的看着,好像一切都与他们无关。其实不然,就拍卖这一块,彼此之间也有竞争。只见拍卖会一结束,刘掌眼便是笑眯眯的问道:“老张,怎么样?今儿有几件是你出的?再过两个月还有场冬拍,准备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老刘,该担心的人是你,据说前面几场拍的都不怎么样,今年还能达到五百万的指标吗?”老张跟老刘不对盘,老刘消遣老张,老张何不是在挖苦老刘呢?

    “哼。”老刘不忿的哼了声,带着学徒小郭走了。

    老刘走了之后,王南好奇的问道:“张叔,他说的指标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“待会回去再说,先去举办商安排的饭局吃饭吧,顺便介绍两位长辈给你认识下。”张叔岔开话题说道。

    “吃饭?举办商还安排吃饭?”王南诧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张叔不置可否道,带着王南下了楼,来到隔壁的金元酒店,门口一中年人热情的招呼着。

    “王南,叫东叔。”张叔和接待的中年人寒暄了两句,对王南说道。

    “东叔。”王南恭敬的喊了声。

    “好,不错,小伙子长得一表人才的,有你老张的范儿。”东叔梳着背头嗯的说了两句,随后便招呼着他们往里走。

    进了大堂,张叔带着王南走向包厢,王南好奇的问道:“张叔,那位东叔是谁?看起来派头很足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拍卖行的副总,负责后续工作,待会在把负责收集拍品的副总介绍给你,以后你有什么好东西想拍,就可以联系他。”张叔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王南应了声,跟张叔进了包厢。

    包厢并不大,只有两桌,先一步走的老刘他们已经到了,正堆着满脸的笑容和大家寒暄着,等看到张叔他们,脸上的笑容慢慢地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包厢里的其他人也注意到张叔的到来,一挺着大肚子的中年人大声的问道:“老张,听说老刘约了你斗法,是不是有这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是两位学徒切磋而已。”张叔呵呵的赔笑道,本来热情高涨的众人一下子没了激情,两后生斗眼力有什么意思,各自聊各自的。
【花都太子】网址:https://www.27xsw.com/chapter/123806/124381.html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