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厘米的阳光 第十四章 相连的脉搏(1)(1/4)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<!--go-->    深夜两人回到院子,悄悄推门进了东面小房间,开了床头灯,她看到他身上有大大小小七八处虫子咬的红肿块,很快又跑出去,随口说是自己被虫子咬了,问那家小姑娘有没有什么涂抹的药。小姑娘拿了药膏给她,还心细地送了盘蚊香过来。

    这个院子房间不多,那些跟来的司机和医生,四五个人在北房睡了大通铺。这间小房间就让给了季成阳和纪忆,单人小床和沙发,都放了枕头被子。

    小姑娘点了蚊香离开,纪忆马上锁好门,就坐在单人床上和季成阳盘膝相对,给他一处处抹药:“看着挺吓人的……”纪忆抹药的力度很轻,一处处摸过去,让人有些痒痒的,倒像用指尖在轻挠着他的掌心,让人不得不浮现出一些遐想。

    季成阳笑了一声,瞟了眼她的锁骨附近:“的确很像被虫子咬的,不仔细看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像?不就是咬得吗?”她将药膏盒子扣上,没懂他说的。

    季成阳靠在叠起来的被子上:“不是咬,而是……嗯,说起来可能有些复杂。”

    纪忆不解,直到他的手指碰到她的脖子,还有锁骨。

    她顺着去看,终于懂了。

    那些小小的淤紫,光是这样看就有两三处,这种私密的印记是怎么留下来的她完全没印象了,不痛不痒的……纪忆低头摆弄手里的小金属圆盒,耳朵开始发红、发烫,小声儿道:“我困了。”

    床头灯的光线有些暗,显然灯泡已经用了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他靠在那里,看着她的脸一点点变红,看到她手指轻轻转着小盒子,掩饰自己的情绪波动。隔着一扇窗,能听到外边有狗在低声吠着,不知道是看到了野猫,还是看到了上厕所的人影,狗叫声越来越大,直到女主人用本地话呵斥了一声,才渐安静了。

    纪忆奇怪他为什么没有回应的声音,抬眼的一瞬,屋内的灯熄灭了。

    两天后,季成阳和纪忆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众人上车前,阿亮的母亲赶来,拉着季成阳的手说了很久。纪忆在这里住了两三天,勉强能听懂一些简单的对话,大概知道这也是表达感谢的谈话。

    虽然季成阳最后还是告诉对方,他并没有做什么实际的事情来帮助这个走出山村的少年。但对方还是不停道谢,顺便将家里做的一些腊肉和牛肉都硬塞给了他们。

    半路上,纪忆饿了,季成阳直接就拆了一包给她吃,把她辣得眼泪花直转,不停吸着舌头,口齿不清地告诉他:“很好吃,就是太辣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小声说着,车忽然颠簸,咬到了舌尖。

    咬破的地方马上被辣刺激,眼泪哗哗地流下来。她眼睛红着,疼根本说不出一个字,可怜兮兮地看季成阳。季成阳手臂撑在前排座椅上,头枕着手臂,忍不住笑出声:“小泪包,让我看看。”他伸手,捏住她的下巴,纪忆乖乖张开嘴巴,将舌尖探出来,刚想要用手指出被咬伤的地方,就被他凑过来,将舌尖含住。

    他们坐在后排,又有他的手臂遮挡,完全做的神不知鬼不觉。

    他慢慢吻了会儿,放开她,不得不承认:“是太辣了。”

    纪忆苦闷看他,更可怜了。

    何止辣,现在连嘴唇都被亲吻弄得火辣辣的、滚烫烫的……

    这不是她第一次经过这种盘山公路,那时候年纪小,又不太习惯这里的海拔,多数时候都在睡梦中度过。这次,她更喜欢凑

【一厘米的阳光】网址:http://www.27xsw.com/chapter/157307/124406.html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