然问:“好好的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啊?”纪忆没察觉他过来,“就是平平安安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简单?”他笑。

    “……还要说什么吗?”她第一次给故去的人上香,完全没经验。

    季成阳佯装思索:“比如,说我对你有什么不好的地方,希望老人家日后多监督。”纪忆茫然:“……你对我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季成阳原本想说的是,那四年的别离,显然是他的错。

    可看她的样子,明显将这件事都忘记了。

    他摸了摸纪忆的头发,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好像每次季成阳回来,这里都会来很多人,晚饭时,院子里竟然摆了四五桌,女人少,男人多,老老少少的吃喝了很久。那些跟来的兵和司机都是部队出身,最不惧喝酒,可喝到深夜也都醉得七荤八素了。

    纪忆早早吃完了,和这家的两个小女孩边聊天,边去盯着被众人围追堵截的季成阳看,生怕他出什么问题。幸好,季成阳这次来带了医生,对方连连发誓,不停解释季成阳真的是身体不适合饮酒,他才侥幸只喝了两三杯,医生倒是被灌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了。

    到最后,也不管谁和谁,对上眼了就喝……

    总之一句话,这晚能喝的最后都没站着。

    季成阳最后的挡箭牌都趴在桌上睡着了,他也带着纪忆暂时消失,两个人趁着众人未留意,出了院子,沿着土路一直走到了村边。不远处就是河,没路灯,只有干净的月光落在河面上,水波荡漾的,就连远处也能看到这种月色的反光,都是水田。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不舒服?”纪忆跟在他身边,慢慢走着,问他。

    季成阳笑,食指抵在唇上,比了个噤声的手势,然后抬头,示意她看头顶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路边。

    远近有很多老树,但纪忆面对的这棵最粗,即使有两个她,伸臂环抱怕也抱不住。季成阳凭着印象,找到能顺利供攀爬的地方,帮着纪忆爬上树干,自己也随后跟上。五月的天气,这里树叶已经很茂盛,很容易就遮住两个人。

    季成阳怕树上有虫子,吓到她,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来,垫在树干上。

    “你小时候经常爬吗?”纪忆处在这样的环境里,怕被人发现,自然而然轻了声音,“不会压断吗……”“对,经常爬,”季成阳告诉她,“这里再坐几个人也不会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纪忆哦了声,轻拍了拍树干,觉得好玩。

    “我就生在这里,”季成阳的声音,也轻下来,“母亲在我一岁多去世,五岁的时候,我被从北京来得人接走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之前呢?季爷爷为什么不来接你?”她轻声问。

    “那之前父亲工作变动比较大,他又不想搞特殊化,所以家里所有的孩子都在原籍居住,都是81、82年才先后到北京团聚,”他简单地告诉她,“我父亲,也就是你季爷爷,在解放前有过一个妻子,后来去世了。我母亲是他第二任妻子,和他年龄差很大,所以我和季暖暖父亲、还有几个你见过的叔叔、阿姨年龄相差也大。”

    纪忆恍然。

    年纪那么小,独自在这里和姨婆在一起,肯定会觉得自己是被抛弃的。

    她没有季成阳的记性这么好,但还是记得,很小的时候,每次爸妈来看过自己再走,自己都哭得不行,觉得下一次见面好遥远。

 

【一厘米的阳光】网址:http://www.27xsw.com/chapter/157307/124405.html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