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!--go-->    &lt;!--go--&gt;

    “职业道德,和信仰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职业道德,和信仰。”身边的人,若有所思重复。

    “你走上战场后,就不再是自己了,”说话的男人,有着犀利澄清的一双眼睛,“那场战争,也有少数的女记者。”

    他身上是一身黑色休闲服,鼻梁上是黑色金属框眼镜:“在进入伊拉克之前,大家也都会聚在一起,分享信息,顺便闲聊,都像是普通人一样。那些女记者也有家庭有孩子,你无法以世人的眼光去评价他们。如果她们冲上炮火前线,就要批判她们抛夫弃子,没有家庭观念吗?批判她们不顾及千里之外熟睡的亲生孩子吗?或者说,你既然追求你的理想,那就不要结婚生子,否则就是不负责任?”

    会议室里面对他的沈誉,也在笑:“是啊,战地记者就不能有爱情,有家庭吗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刚才问我,在面对巨大危险的一瞬,有没有因为感情而后退犹豫?”男人的声音有些低,仿佛在回忆,“就像你在问士兵在冲锋陷阵的一瞬,医生在抢救室里面对垂危的传染病人,会不会有犹豫有一样,不会有,因为没时间考虑。”

    沈誉站起身,两只手插入自己西装长裤的口袋里,看着楼下高架上的车来车往:“如果面对危险,士兵因家人退缩,医生因爱人而放弃,记者因为恐惧而离开,听起来的确很可怕……”沈誉说完,自己就先笑起来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舒展开双腿,仰靠在椅子上,低哑着声音,同样的感慨万分:“人人都希望有人无私奉献,但又希望无私的那个不要是自己的家人爱人。”

    这三类职业理想,之所以被一而再的赞颂,甚至在部分败类职业道德败坏,信仰缺失的今天,仍被寄予很大的期望……就是因为他们中仍有那么一批人的理想,不是为成就自己,而是为了那些互不相识的人的平安生活。

    会议室里还坐着一位褐色头发,眼角皱纹明显的外籍女郎,她右手自手肘下已被切除,只安装了一个金属铁钩,代替真实的手。她在用那个铁钩自如地按住文件夹,左手翻阅着资料:“两位男士,请不要再这么圣人化战地记者。我们也需要薪水,也要供孩子读书,需要买房子。最近我一直在中介的指引下看房子,房租真的很贵,我看,我还是要回伊拉克定居。”

    她中文说的真是好,就是有些词用得让人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比如:中介的“指引”。

    他们笑。

    “成阳,”沈誉侧过身子,对自己这位曾经的高中同学用最小心翼翼,也最敬重的语气问,“在伊拉克这几年,你到底是怎么过来的?”

    “我?”他很平静地看着对方,没什么太多的情绪,“没做什么有用的事情,03年8月被劫持后,死了一个好兄弟。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我活着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纪忆,你打电话可注意了,”南京路中信泰富广场里的一家泰国餐厅里,何菲菲用自己的勺子敲了敲对面人的盘子,“你这样会把新人吓到。”

    纪忆对递菜的服务员道谢。

    她饿坏了。

    从早上去监狱采访到现在,别说是饭,连水都没喝一口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了?”她用勺子,将青咖喱都浇在饭上,然后捣碎米饭,挖了一大口来吃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吗?你昨晚接选

【一厘米的阳光】网址:http://www.27xsw.com/chapter/157307/124392.html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