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厘米的阳光 27第二十五章 坚强的理由(2)(1/4)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<!--go-->    大年夜,纪忆梦到了一些曾发生过事。

    有人走过来问她为什么哭,问她家哪里,她指了指身后,这个窗户里就是家。

    那人身后,有个男孩影子走近,递过来一个透着粉色小塑料瓶,是给她。瓶子形状很可爱,瓶口是锡纸包装,一撕就能打开来,瓶身上写着喜乐。

    她醒来,回忆第一次和季成阳相遇情境。

    虽只记得王浩然脸,但她肯定,那个递来喜乐人一定是季成阳。

    这场无妄之灾如飓风过境,来势迅猛,咆哮肆虐,掀翻民居树木后,却又第二天消失无踪,只留得万里无云碧空。都听说,王行宇父亲调任遇到强力阻碍,趁春节这几天登门季家,给难得小住大儿子家季老拜了个年。那一室谈笑,都认同小孩子吵闹并非大事,自然干戈化作玉帛,调任困难也就迎刃而解了。

    这其中是非,也没人想要多嘴去议论。

    十年后,纪忆去监狱采访一名十七岁少年犯,当她听着那个光怪陆离案情时,忽然想到,如果22年这个春天没有季成阳伸出援手,付小宁是不是也会是这个样子:坐椅子上,一边说着没什么逻辑话,一边强迫症似频频去看高窗外碧空。

    年初五,高三部开学。

    高三下学期,附中要求所有学生都住校。初四这天上午,暖暖母亲提前送她和暖暖返校,车到校门口,暖暖母亲让暖暖带着司机,把行李先送上宿舍楼,留纪忆一个人车上。起先暖暖还不乐意,后来发现母亲是非常认真,只得离开。

    车门关上,纪忆看暖暖母亲。

    “西西,不用紧张,”暖暖母亲安慰她,“季爷爷让我和你聊聊,我正好也是这么想。”

    纪忆点头,猜不到谈话内容。

    暖暖母亲谈话从她爷爷奶奶讲起,这让她有些出乎意料。纪忆奶奶是童养媳,没文化,从小就到纪家,纪爷爷离家到北京求学,纪忆奶奶守广西一个农村里。解放后,纪忆奶奶离开广西来了北京,终于四十岁时候有了个儿子,却因文化程度相差太大,离婚了。

    纪忆爷爷娶了后来妻子,又生下两个儿子。

    当年离婚时,有和纪爷爷政见不和人,给纪忆奶奶出主意,让她大闹特闹,本以为能改变结果,却还是照旧分开。那时离婚老辈人不少,却只有纪家闹得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父亲和你爷爷,父子关系很差,”暖暖母亲语言有保留,“你父亲是你家唯一没有穿军装人。那个年代,不穿军装,就要下乡,你父亲就这样东北认识了你母亲,都吃了不少苦。等两人返程,你奶奶就病逝了,你父亲就因为这件事,和你爷爷动过很多次手。”

    纪忆父亲恨纪忆爷爷,抛妻弃子。纪忆爷爷也恨儿子如此不孝,光是断绝父子关系契约都写了好几份。这些事,旁人讳莫如深,季爷爷这几天才告诉暖暖母亲。

    “所以,西西,如果你爷爷对你不亲近,不是你错,”暖暖母亲说,“这些话不该阿姨来告诉你。但我和你季爷爷,季叔叔,都看你长大,又这么听话,不想你因为不知道一些事而受到伤害。十六岁了,大姑娘了,了解总比被隐瞒好,对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你爷爷老了,你两个叔叔和媳妇、孙子都常年身边,感情很深,她们说话,你爷爷也都很相信。也不能怪老人家,毕竟人老了,就要指望身边侍奉子女,那些不孝顺都只当没生过,人之常情。”

   

【一厘米的阳光】网址:http://www.27xsw.com/chapter/157307/124370.html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