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哎哟,开心就好,开心就好。”拓拔虎安慰自己道。他拿上那把弓,独自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来到了灵鹿山——那片棠梨花海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我,你们早就谢了。景那家伙,才不会管你们,也就那傻狼,把你们当个宝。”拓拔虎变回了白虎,卧在花海中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都是他,用灵力来维持着这片海。

    “睡觉睡觉,不想了。”白虎想着。然而它闭上眼,全都是郑桑榆的样子。

    它很烦躁,想着发泄一下。一头鹿正好经过,被它抓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“喂,你说,老子不好吗?老子是白虎!”

    那鹿慌张的挣扎着,白虎看了心烦,刚想一口咬断它的脖子,可是想想,还是把它放走了。

    “切。”白虎哼了一声,卧了下来,静静地睡着了。

    头顶,是沉默无声的星河。身旁,是奔啼的棠梨花海。

    棠梨花,本就不应该存在于大漠之中。

    只有这里没有那些愚蠢至极的欢声笑语。白虎想着,睡着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家寨这几天热闹极了。

    然而拓拔虎并不愿意去想这热闹背后的原因。他只是拿着那张弓,独自在靶场,射一箭又一箭。

    “还是去找她吧。”半晌,拓拔虎披了衣服,去了那片花海。

    他一直坐到太阳西沉,终于等到了郑桑榆。

    一身红衣,满面春风的郑桑榆。

    “狼女——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别这么叫我,”郑桑榆白了他一眼,“叫嫂子!”

    “我不,我就叫狼女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算了,老娘今天心情好,不跟你计较,早晚有你叫我嫂子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不会的,不会的。拓拔虎想。

    “喂,嫁给景很高兴吧?”

    “废话,明知故问,笑我啊你。”郑桑榆笑着。她看到拓拔虎手边那把赤红色的弓,问道,“哎?这不是我给景哥哥的弓吗?”

    “你做的?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郑桑榆坐了下来,她撩起那个同心结,一脸幸福,“你看,这个同心结还是我做给景哥哥的呢!”

    “同心结?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笨,同心结同心结,夫妻长长久久,永结同心啊!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“咋了臭老虎,不高兴啊?”

    “没,没,挺高兴的,嘿嘿。”拓拔虎微微偏过头,又看了一眼那同心结——浓郁的赤色,炽热,灼目。

    “行啦我不和你说了,我要回家啦!过几天就是喜宴了呢!”

    “嗯,到时候,你可得请我好好吃一顿,你答应过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记着呢?多久以前的事了都。”郑桑榆笑,“行,想吃啥,随便你!走了!”

    然后,她又留给了拓拔虎一个背影。

    今年,她已经十七了。

    拓拔虎看着她的背影,发呆。

    他见过她开心的背影,落寞的背影。他见过她羞怯的少女样子,也见过她默默在雨夜山洞中舔舐伤口,和那傲视一切的样子。

    说起来,好像你所有的样子,我都见过。

    嗯,马上我就要见到你穿嫁衣的样子了,见到你用最美的样子,去嫁给一个不爱你的人。

    “

【张家生死簿】网址:http://www.27xsw.com/chapter/157294/124532.html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