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了居安阁,两个人都没有睡。子桑越辗转反侧,闭上眼就是噩梦。最后他坐了起来,翻开了枕边的一本琴谱。

    他枕边有两本书,一本夹着化阴符的《赴黄泉》,一本则是特别修订的琴谱《人生为客》。他翻开琴谱,却只停留在扉页,看着扉页上“长生不老,百岁无忧”发呆。

    枕边的化阴符阴气越来越重了,突然,一个少年音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越越,只有三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子桑越对于这个声音并不做回应。

    “三天之后化阴符就会化为灰烬的,你要快一点做决定,来救我。”

    子桑越直接把琴谱合上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他。”

    声音那头阴测测的笑了,少年音也变成了令人生寒的鬼声,“是不是他有什么所谓,反正你只有三天时间,三天之后化阴符化灰,你就是想救他也没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不了我再捡回一张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还活不活的到那时候吧!”

    嗡地一声,房间归于寂静,灯也灭掉了。子桑越于黑暗中沉默不语,他拿出化阴符,感受着指尖的腐蚀:这张化阴符是他捡了两个月,终于凑出来的一张化阴符。

    却说张忱翊,张忱翊在房间里也睡不着,索性开了门偷偷出来了。他想趴在子桑越窗户上往里看,结果刚碰到窗子,又是熟悉的冷意。

    “子桑越绝对有问题,这么重的阴气,梦魇蝶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?”

    张忱翊越来越想知道梦魇蝶究竟是什么东西,可是要去问谁?问子桑越,子桑越不会说。问子桑霖和夏明德,又就相当于把子桑越隐瞒的事情说出去。

    他需要问一个见多识广而且没兴趣管子桑越的人。

    “啧,书啊,书上可能有。”

    张忱翊一拍脑袋,跑出了居安阁。

    “南山应该有藏书阁之类的地方吧,在哪儿呢在哪儿呢。哎在那!”

    前方一栋高楼,一层亮着烛光,凑近一看,大门已经关了,不过旁边倒是还开着个小门。张忱翊抬头找牌匾,但他在夜里看不清,如果点火又会引来别人注意。

    “不对啊,我是来读书的,我这是勤奋好学,又不是做贼。”

    后来他光明正大地从小门走进去了。果不其然,里面是藏书阁。从外面看只有残灯,走过书架,后面却灯火通明。空旷的房间里,只有角落位置有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书,我上哪儿找梦魇蝶去?”

    张忱翊自然而然注意到了角落那个弟子。没等他走过去,那个弟子就抬头了:是尔篱,那个把菜汤洒到子桑越身上的弟子。

    尔篱以为张忱翊是来算账的,慌忙站了起来,被张忱翊摆了摆手制止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来算账的,你别紧张。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,白天真的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谁还没手抖的时候啊,再说要发火也不应该是我发火,子桑越都没怪你,我还计较干嘛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张兄!”尔篱看张忱翊不计较,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姓张?我记得我来这之后没见过外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就是,无意中听到师兄叫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耳朵还挺灵。”张忱翊打了个哈哈混过去了,心里却记住了尔篱:子桑越什么时候叫过我全名?就算有,也只是在两个人的时候,难道是尔篱偷听?

    

【张家生死簿】网址:http://www.27xsw.com/chapter/157294/124355.html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