冯盈盈心想,这个乡巴佬,居然真以为自己能赢呢,还想让容容陪他骑马,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屁!

    花想容也是暗暗皱眉,寻思我和你很熟嘛,也学着别人叫我“容容”,道:“你先赢了再说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江枫道,“等着,马上带你骑马兜风!”

    花想容开始有点生气,但见江枫这么一本正经的样子,居然莞尔一笑,觉得这个人虽然有点不着调,但也……蛮有意思的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换完衣服出来,江枫和邹一飞回到比赛场地。

    虽然这伙人大都瞧不起江枫,但他们不得不承认,换上赛马服的江枫,倒真有那么几分英姿飒爽的样子。

    只是他绝对不能说话,一说话,那逗比的性格就暴露无遗了。

    很快,驯马师牵了两匹马过来。

    其中一匹白色骏马,丰神俊朗,步履矫健,乃是整座马场脚程最好的骏马,牵给了邹一飞;反观另一匹黑马,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,走路都四蹄发软,正是刚刚流产的母马,自然给了江枫。

    江枫冷哼一声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邹一飞有点心虚,吓得赶紧上马,道:“咱们先说好,可不许换马啊!”

    江枫“呵呵”一笑,也翻身上马,道:“放心吧,我就骑这匹马,照样赢你!”

    比赛,就要有个规则。

    众人商议决定,二人同时出发,绕着椭圆形赛道跑上一圈,最先跑完一圈者,即为获胜。

    赛道一圈大约八百米,中途还有一段障碍物,需要马匹连续跳跃方可过去,没有学过马术的人,还真不好跑完。

    江枫和邹一飞骑着马,站在起跑线的后面,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待到裁判员口令响起,二人同时催促着坐下马匹疾驰而去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出所料,两人刚起步,江枫就被拉开了差距,然后越拉越大。

    等到了障碍物附近,邹一飞骑着白色骏马,连连跳跃,好不得意!

    反观江枫,坐下那匹流产马干脆驻足不前了,面对着一连串的障碍物,吓得不敢跳跃。

    “江枫,过去啊,怎么回事,别停下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容容女神还要陪你一起骑马呢,你千万别让一飞啊!”

    “嘘……小点声!说不定那匹马在思考人生呢,不要打搅它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台上,众人不时大呼小叫,看江枫的笑话。

    反倒是花想容,心里居然有些不落忍。

    虽然周围全是她的发小、好朋友,但她自幼就与这些家伙格格不入,所谓“君子和而不同”,可能说的就是她这样的人吧。

    “好啦!”花想容道,“一飞马上就要赢了,你们就少说几句吧,损人就那么有意思么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咦,那家伙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去!他拿纸和笔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画画?写生?做笔记?”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只见江枫不知从哪里掏出了纸和笔,在马背上神秘地写着什么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邹一飞的坐骑还在疾驰着,速度越来越快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江枫自然没有闲情逸致画画写生,而是在画符!

    而且,他画的可不是

【老子是大王】网址:http://www.27xsw.com/chapter/156122/124760.html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